他出自地府 1587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眼见天色渐黑,时间已经快要八点,独自在家已经等了几个小时的岳雅终于忍不住再一次拿起电话。

可是还没等她将电话拨通,门口已经传来动静。

“晨曦,你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放下手机走到门口,看到姚晨曦打开门走了进来,岳雅重重松了口气。

小二是在她手里被弄丢了,如果晨曦外因此出现了什么意外,那她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我去见了一个朋友。”

姚晨曦笑了笑,脱了鞋换拖鞋。

“什么朋友”

岳雅下意识问了一句。

这种时候,姚晨曦居然还有心情去走朋访友,这确实有点令人感到惊奇。

而且明显可以看出,独自出去了一趟后,姚晨曦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似乎变得有点不太一样了。

貌似变得振作了一些,虽然神色依然憔悴,但是双眼有神了一点,不再像之前那般行尸走肉死气沉沉。

“说了你也不认识。”

将这个话题搪塞了过去,姚晨曦转而问道“吃饭了吗我买了点菜回来,都是你喜欢吃的。”

闻言,岳雅这才注意到对方手里提着的塑料袋。

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主动朝厨房走去的姚晨曦,岳雅愣在那里,有点没反应过来。

刚才去警局前姚晨曦还茶不思饭不想,为什么突然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

不会是刺激过大,导致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吧

思维不可抑制的往悲观的方向跑偏的岳雅心里一个激灵,不敢怠慢,立马跟进了厨房。

“晨曦你没事吧”

她小心翼翼的盯着姚晨曦道。

姚晨曦很是正常,无视岳雅的目光,将袋子里的菜一一拿出来。

“别站在那里了,快来帮忙,我可是饿坏了。”

固然突然遭受巨大打击的确容易让人的精神世界不堪重负从而导致崩溃错乱,可是作为新时代独立女性杰出代表的姚晨曦,还没脆弱到如此地步。

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比不上一般的家庭妇女,她要是倒下了,那儿子怎么办

孩子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力,既然她选擅作主张将其带到这个世界上,那就必须承担起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

燕东来,是东海顶了天大枭,黑白通吃,叱咤风云,对方既然答应了出手帮忙,那找回儿子的几率,无疑会大大的增加。

为了儿子,她也应该要振作起来。

鲲鹏府。

东海新建的富人别墅区。

史墨在这里就拥有一栋价值一千多万的豪宅。

当然,以他的现在的身份,虽然不差钱,但真正属于他个人的现金,其实也不算多,至少还没壕到买一千多万的别墅地步。

这栋面积四五百平的豪宅,其实是他岳父亨利电器老总送给他们夫妻的婚房,房产证上写的,还是他老婆关海棠的名字。

气派的别墅内,光是保姆,就有三位,作为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千金小姐,关海棠虽然难免有些娇生惯养,但是品性还算不错,至少比那些骄奢蛮横的富二代们要好太多,对农村出身的丈夫,也没有任何歧视,基本上都扮演着一个称职的妻子。

如此富贵的家庭,选择范围那么宽广,结果她却独独挑中了一穷二白的史墨,显而易见,她的下嫁,纯粹是因为爱情。

当然,她也相信,丈夫也深爱着她。

结婚一年多来,虽然还没有孩子,但是这段婚姻生活让她很是满意,丈夫对她一直都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堪称模范丈夫,并且事业上也积极进取勤勤恳恳,哪怕父亲,时常也是称赞不断。

当初,很多闺蜜劝她三思而后行,凤凰男没一个好东西。

可是关海棠现在很庆幸自己当初的坚持。

“海棠,我要去公司一趟,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需要我去处理一下。”

吃完晚饭,史墨放下筷子对妻子温声细语的说道。

关海棠很是善解人意,“去吧,不要回来太晚了。”

史墨点了点头,起身离桌时,还在妻子额头上投下了无比深情的一吻,这才穿衣服离开了家。

开着那辆在他们村可以好盖几栋楼的奔驰s级,史墨离开鲲鹏府,却没有如和妻子说的那样去公司,而是驱车来到了一个普通的小区。

没有把车直接大摇大摆的开进去,他先是把车停在了对面的一个商场的停车场,然后才徒步过马路进入小区,来到了五栋楼前。

这个小区是个老小区,修建已经有二十多年之久,楼层较矮,也没有电梯。

西装革履的史墨爬楼来到六层一个屋门前,面无表情,伸手敲了敲门。

“谁”

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警惕而戒备。

“是我。”

随后,房门才被打开。

史墨很快跨入屋内,房门迅速重新关上。

“史先生。”

屋内开门的年轻男子喊了一声。

如果岳雅在这里,或许会觉得眼熟,虽然此时没戴口罩,可要是蒙上他的口鼻,他的眼睛像极了停车场抢走小二的歹徒

史墨点了点头,环视了一圈。

“孩子呢”

“和彪哥在屋子里。”

那男子朝一个卧室看了一眼。

史墨当即往那个卧室走去。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房子,两室一厅,没有任何起眼的地方,放在大东海,就如同海洋里的一滴水,让人很难察觉注意。

“史总。”

卧室内,一个眉眼凶狠的男人正坐在床头抽烟,看到史墨进来,立马站起了身。

房间里浓重的烟味让史墨下意识皱了皱眉,可是却没说什么,看了男子一眼,目光很快往床上望去。

赫然可见,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婴正躺在床上,安静乖巧,一动不动,明显已经睡着,心大得惊人。

的确。

一个话都不会说才几个月大的孩子,肯定是分辨不出什么是危险的。

似乎是为了避免吵醒孩子,史墨无声朝那个彪哥示意了一眼,然后转身重新退出了卧室。

本名段彪的彪哥掐灭烟头,立即跟上。

“把门关上。”

史墨吩咐道。

段彪立即带上房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