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倾三界 第一百一十章 武试大会(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南月道:“那你之前还说,要直接向四仙阶的前辈们发起挑战。”

千浮雪道:“我们无论怎样选择,他们都会全力应战,还不如直接向最高的仙阶发起挑战,省时省力,越到后面,越会体力不支,不如刚开始就用最旺盛的精力,去面对最强的对手,假设赢了,还要迎接别人的挑战呢,还是得省省力气。”

南月道:“可我觉得,还是会失败。”

千浮雪道:“失败了也不怕,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机会,如果全部失败了,那也只能怪自己平时修习剑法,不够扎实。”

南月用肩膀顶了千浮雪一下,道:“你又不用担心,你剑术那么好,轻功也好,二仙阶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三仙阶都不一定是,我呢!我才习剑术没多久,还没完全掌握呢。”语气是越说越委屈。

千浮雪笑着揉了揉南月的脑袋,道:“好了,输就输了,后日不还有文试吗?武不行,文总不见得输给他们吧,再说了,你怎么就确定,那些高仙阶的,一定比你强呢?人人都有弱项和强项,明日,要善于观察,别光惦记着看长相。”

南月嘟了嘟嘴,道:“哼,人家就喜欢看长得好看的男子嘛。”

千浮雪宠溺的戳了戳她的脑袋,道:“你呀,好了好了,养精蓄锐,明日要起很早呢,快回去睡觉。”

南月道:“不,我不回去,我今晚要跟你睡。”说着,直接脱了鞋子,爬上千浮雪的床榻,像一条蛇似的环在千浮雪身上,赖着不走了,惹的千浮雪笑个不停,道:“好好好,跟我睡跟我睡,快躺好,睡觉吧。”

南月欢快的嗯了一声,像条泥鳅似的,滑进了被窝,千浮雪早就叠好了衣服,随后也躺了下去,枕边的龙羽兽,早已进入梦乡,打着小呼,正睡得香甜。

翌日辰时,武试大会,便声势浩荡的拉开了帷幕。

伏魔殿前的广场上,各仙阶弟子早已排列整齐、井然有序,个个意气风发、志气昂然,众弟子身后的武试台,宽阔无比,四角插着的愿平花纹蓝旗,随风飘扬。愿平花象征着和平,也是符合伏魔山以守护苍生为己任的宗旨,蓝色则显得清雅,同时也象征着希望,伏魔山虽居功至伟,为守护苍生立下了不少功劳,但向来都是低调谦逊,不喜张扬,蓝色倒也符合伏魔山清静淡雅的风格。

伏魔殿的廊檐之下,轩宇丘与白夜,一前一后,阔步而来,二人不同气质,轩宇丘大气磅礴、势无可挡,而白夜则是儒雅端方、仙气凌凌。

看见白夜,下立的人群中渐渐有了些窃窃私语之声:“白夜仙上也来了哎。”“居然是白夜仙上,他从未参加过ji hui啊,这次怎么会来?”

忽地,一个女人的声音,几近欢呼,若不是在这种无法大声喧哗的场合,想必她就要高喊出来了吧,只听她道:“白夜仙上好帅啊,真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才貌双全啊,我一定要拜他为师。”

另一个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无奈道:“白夜仙上不收徒,你死了这条心吧。”那女生没好气道:“我知道,幻想一下不行啊!”

千浮雪睨了一眼白夜,随后淡淡垂下眼眸,听着这些碎言碎语,千浮雪却觉得他,表面翩翩公子像,儒雅端方士,但实际上,却是孤僻冷傲、生人勿近,性格很是奇怪,而且还总是失信食言,说到不做,心里对他并没有几分好感。

轩宇丘、白夜二人端坐廊檐之下,轩宇丘的三名弟子,枫元朗、墨轩、清纱立于旁,气场强悍,台下众弟子皆跪拜,齐声道:”拜见裕祥金仙、束清仙。”

轩宇丘抬手道:“众弟子请起。”众弟子道:“谢裕祥金仙。”随后,便齐齐起身,端立台下。枫元朗道:“武试大会,正式开始,众弟子退场准备。”

话闭,众弟子们便井然有序的从武试台前,绕去台后,枫元朗走上武试台,立于台中央,宣读规则,道:“武试大会规则如下,各弟子均有三次挑战机会,仅挑战高仙阶者,胜者,合法试升仙阶,败者不降仙阶,赛中,不可使用术法,不可召唤龙羽兽支援,一切点到为止,不可蓄意伤人,伏魔山武试大会,正式开始。”

四仙阶弟子作为未拜师的弟子中,仙阶最高的,自是会成为众矢之的,可见,伏魔山的高阶弟子,并不好当啊。

枫元朗前脚下了武试台,后脚便有人迫不及待的上了台,只见此人,是一个瘦瘦高高、骨瘦如柴的男子,瘦的简直令人心惊胆战,两颊深深的凹陷进去,像是营养不良似的。

这人站上武试台,立于台边的武试官高声道:“一场,第一场次,三仙阶弟子连清发起挑战。”

名为连清的这名男子道:“四仙阶,方圆前辈,请应战。”武试官道:“四仙阶方圆,是否应战?”

只听下面一女子的声音,清脆明亮、气道十足,有力道:“应战!”

说罢,只见从人群中,飞身而出一女子,身轻如燕,立于台中,眉宇之间,寒光微闪,嘴角一抹自信的微笑,整个人英姿飒爽、气宇轩昂之姿,丝毫不输男儿。

方圆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不禁发出一声冷笑,道:“呵,小身板,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哟,千万别摔了,把骨头摔散了,那可就不好了。”台下人闻声,一阵哄笑。

听罢,连清一脸的不屑,道:“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话音未落,便提剑横冲而去,率先发起了攻击。南月道:“小雪,果然被你说中了,首个发起挑战的,果然是三仙阶的,只是,他一个大男人,一上来就挑了个女生,有点欺负人的意思。”

千浮雪眯了眯眼,道:“赛场之上,何来性别之分,更何况,我倒觉得,这个连清,有点悬。”

南月道:“哪有,我倒觉得这个人肉干会赢,你看,方圆前辈一直在退让躲闪,根本就没有发动攻击,说不定,就是打不过呢。”

千浮雪却不这么认为,她仔细观察着二人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17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