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一想,吴常秀试探着问到:“如果我们的工厂可以搬去华南地区,你们考虑吗?”

“搬去华南地区?”邓厂长也有些疑惑。

吴常秀说:“现在在华南地区,制造业是很发达的,工人也非常容易的招聘。我猜我们的产品,工艺上应该也不复杂的,没有什么供应链方面的顾忌,一定是需要在华东区域这边来解决的吧。”

邓厂长说:“我们的工艺是不复杂,供应链的依赖性也不强。只不过,资金是一个大的问题,再就是工厂的选址,这也是一个大的问题。怎么……吴经理,你们雷能公司对我们这样的小厂也有兴趣?”

吴常秀赶紧摆手说到:“我在雷能公司也只是一个小的角色,不过,我个人还是很看好我们这个品牌的。我可以帮你们问一下其他的投资人,或许可以有一些机会吧。”

“仅仅是工厂设备的搬迁,就需要一百万以上的资金。工厂的占地面积也不小,地价更是一个大头啊。”邓厂长说着,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吴常秀,好像不太相信他能帮助他们。

这个时候,门店的那位大姐说话了:“我们老厂子搬走,也可以获取一笔补偿资金呢。原来我们这里是郊区,现在这里已经是城区了,赔偿也能赔偿不少呢。”

吴常秀又问到:“那我们的工厂就在这里了?”

邓厂长点头说:“可不是嘛,您出去以后就可以看到了,就在这个门市部的后面,很不起眼的。现在也就只有一个车间了。早就没有当年那样的辉煌了。”

于是,吴常秀又请邓厂长带着他到工厂里看了看。其实,现在工厂的规模已经很小了,只剩下一条生产线了。正像是邓厂长说得那样,工厂现在也显得很破败。

最后分开的时候,邓厂长说:“最晚年底之前,我们这个工厂也就要搬迁走了。现在我和厂里的其他同事也正在想办法,您那里有了什么消息,也麻烦及时跟我们联系一下吧。”

吴常秀点头说到:“这个事情,也急不来。回头我也需要找人来问一问,我会尽量帮您这边找找资源的。邓厂长您这边,也跟厂里的职工商量商量,大家也筹划一下,看把工厂整体搬迁到华南区,这件事情的可行性怎么样。”

邓厂长也点头说到:“那就麻烦吴经理了,有希望总是好过没希望的。其实,我们作为厂里的老职工,也是希望能继续做下去的。”

从翔跃鞋厂离开,吴常秀打车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他的心里,一直都在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帮助到他们。

这天,夏总去了沪申市的其他地方。晚上下楼的时候,吴常秀还特意换了新买的这双翔跃鞋子下楼,想试试实际的脚感怎么样。

穿上之后,他感觉走路也是很轻松的。虽然不像雷能的鞋子那样有避震,但是总体的感觉还是很轻便的。日常穿一下,其实是完全没问题的。更重要的是,这样的鞋子是很实惠的。

晚饭之前,夏总也赶回来了酒店。她一眼就看到了吴常秀穿得翔跃的鞋子。

夏总笑着问到:“常秀,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个鞋子啊。我小时候也穿过的。”

吴常秀说:“今天我去巡店的时候,居然碰到了翔跃球鞋的工厂所在地了。”于是,吴常秀就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跟夏总说了一下。

夏总点了点头。她说:“这个鞋子的品牌知名度还是有的,就算是比我年轻再大一些的人,也是有所耳闻的。如果真的是因为搬厂的原因就倒掉,也确实是有些可惜。”

吴常秀说:“工厂面临搬迁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他们对于产品的销量也是非常忧虑的。现在鞋子越来越难销售,原有的销售渠道也少了很多。因为他们的产品便宜,渠道商没有什么利润,也不愿意去做他们的产品了。”

夏总点点头说:“那肯定了,渠道商也是要有利润才愿意去铺开网点去销售的。他们的产品,我估计也没有几个SKU吧。”

吴常秀说:“可能也就四五个吧。那个时候,任何物资都是供不应求的,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品类的。”

吃饭的时候,吴常秀又试探着问到:“夏总,您说我们雷能公司,有没有可能去收购他们的工厂呢?连同他们的品牌一起收购回来,充实一下我们的产品线,我觉得也是可以的啊。”

夏总摇了摇头说到:“我估计是不行的,公司的鞋产品线已经很丰富了。基本上囊括了所有的运动类型。再说了,他们的这个鞋子,也就是走路穿穿还可以,正儿八经的运动,是靠不住的。我们可是专业的运动用品公司啊。”

吴常秀说:“我们公司收购米总这样的代理商,也都花了不小的力气的。像他们这样的工厂,现在几乎是江河日下了,没有多少资产的。应该还是可以轻松拿下的。”

夏总说:“轻松拿下是一回事,但是公司不觉得这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啊。米总的公司花了大几百万,但是他有那么多的门店,占据了东管市那么多重要的商圈,他还有不少的库存。花钱拿下来的,都是看得到的东西。”

夏总顿了顿又说:“像你说的这个翔跃运动鞋的鞋厂,他们的生产设备肯定是很老旧了。他们的存货,你也知道了,几十块钱一双,不值什么钱的。他们的渠道网点,形同虚设。这样算下来,公司还花钱收购下来做什么呢?”

吴常秀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虽然从情绪上,他是不接受夏总所说的事情的,但是,从理智上分析,夏总说得也没有错。商场上就是这样,大家都是讲究利益的。

晚上的时候,吴常秀先给邕州市的胡总,胡学路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的意见。

胡总是雷能在桂西省的大代理商,整个桂北地区都是他的市场。

这次公司的代理商整顿,他并没有像米总那样被雷能总部吃掉,反倒是越做越大了。他在这个行业做了很久了,他的意见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