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毁灭我陪你 第二章 她是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无常双手插兜,边吹口哨边走进教室,身后跟着楚清。

“划拉”白无常暴力的抽出最后面的一个单独的座位,楚清则坐在隔他一个过道的座位。

“差点!nmd,差点就废了。”“什么废了?”楚清好奇的问道。

白无常鄙视的看她一眼,毫不顾忌班上有人,大声说“我今天要是迟到了,回去他就会微笑的打爆我的头,然后再拼回去,关键是长回来的时候我是有痛觉的。”

一时间班上忽然安静了,全部看着卫苍(白无常)。

“看nm看啊,该干嘛干嘛去!”白无常回头大吼,班上又继续热闹了(主要是不想惹这公子哥。)……

“就这样……”白无常说完,掏出一个双眼式的眼罩,戴在脸上。

“你干嘛?”楚清问,白无常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我就是来走个过场,你真当我来这学习呀?我要是在这里学习,我就是狗∪・ω・∪!”

“卫苍……”

“不可能学习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学习的……”

“卫苍……”

“学习使我悲伤……”

白无常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有注意走来的某个人。

“卫苍,你说啥呢,再说一遍听听。”

“我说!”白无常顿了一下,把眼罩摘了下了,举起手小声说到“我是狗我是狗……”黑无常一脸微笑的站在他面前。

“哥,你来干嘛?”白无常继续恢复那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

“拿去。”黑无常把一个白色的单眼眼罩和一个女生扎头发的皮筋扔到桌上,“头发扎着,眼罩带着。”

“哦。”白无常这才注意到,黑无常的及腰长发已经扎起来了。

“就这些,好好听课,我走了。”黑无常转身走出教室。

白无常拿起皮筋,看了看自己身上……基本上整个椅子都被他的白发罩起来了……

“还得剪头发……麻烦。”

“我就应该拿舌头把自己吊死的了!”

中午吃饭时间

食堂

初中一般都是抬饭回教室,而高中才去食堂吃。

“……你为啥吃东西比我还快?”

楚清擦擦嘴,“嗯?我平时都这么吃饭的。在实验室的时候,如果不快点吃,博士就直接把饭收走了。”

白无常顿了顿,把碗往嘴里一倒,在放下来的时候,一滴汤汁在碗沿上流下。

“咔啪咔啪”白无常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你先回教室,我要去操场逛逛。”

“嗯”楚清站起身准备回教室,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问“你哥那怎么办。”白无常已经站在后门边上了。

“这……就说……就说我去上厕所了!”白无常擦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

“哦。”

白无常,赶紧从后门走出,看了看窗子下面“没人。”一把翻了下去。

“白隐!”刚刚落地,白无常就被一条深紫色的舌头拉走,消失了。

“走!”白无常坐在白隐不宽敞的嘴里,手在舌头里探来探去。

“找到了。”拿出一瓶可乐,扎了个吸管进去。“鬼才信这玩意儿不会对我妹妹做啥呢。”

“哗啦。”教室窗户从外面被推开,白无常跳了进来。

教室里的人惊奇的看着白无常,只有楚清一边捣鼓这手机,一边问白无常“这是四楼啊,你怎么上来的?”

“滋啦。”白无常一把抽出椅子,瘫在上面“二十多层我都爬过,这才四层呢。”

“你去干嘛了(=_=)”

“看我妹妹,不行啊?”白无常缕了缕刚刚剪过的头发,还是比他哥要长一些。白无常掏出皮筋扎头发。

“话说,你刚刚有没有出去过?”白无常想起了什么。

“没有啊?我一直在这间教室里。”

“没出去吗……”

“铛铛——”个子矮小的老师站在门边敲了敲门框“那个,同学们……”

“有新同学来了。”

“什么新同学?”“妹子还是汉子呀?”“哈哈哈……”

“你们好呀!”

门外探出一张熟悉的脸来。全班回头看向楚清。

“怎么这么像啊?”“双胞胎吗?”“应该是吧。”

白无常抬起头准备戴上眼罩,却看见门前的那个人。“楚清!不,不是!”

“你看……”

“看见了。”楚清淡定的说“她的脸和那只鹰。”

“我叫楚伊,和楚清姐姐……”台上那张和楚清一模一样的脸看向了楚清,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至少表面上看没有恶意。“没有血缘关系。”

“啊?”“不是姐妹还长那么像?”“但她刚刚确实叫了楚清姐姐吧?”

“是她呀……”白无常兀自念叨着。

楚伊走下台,站在楚清旁边空出的位置“那我就坐这儿了。”拖开椅子,坐了上去。

“请指教了,卫——苍——”楚伊故意拖长了白无常的名字以强调些什么,白无常转过头,闭上那只正常的眼睛,却用另外一只失明的眼睛盯着她。僵持了一小会儿,楚伊还是满脸微笑的看着白无常,白无常戴上眼罩,趴在桌上睡觉了。

……

白无常靠在学校外墙的栅栏上,手机上显示着几个字“学校外墙等我。”

“又不说时间,要多久才来呀。”

“算了,回去睡觉。”

“哎呀呀,才等了这会儿,就受不了了,果然和资料上一样,是个急性子呢。”

夜色下的学校外墙上,站着一个不高的人影。

“……”白无常看了一眼,把手机收了起来。

“说吧,找我干嘛?冒牌货!”

楚伊跳了下来,笑嘻嘻的说到“卫苍啊,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嘻嘻嘻。”

“本大爷干嘛要记得你呢?”白无常略微晃动了一下手,有些黑色的东西顺着被抖了出来。

“500年了,我可记得你呦。”楚伊的话中一直带着一份笑意。

“我一点都不记得我见过这张脸!而且你和那个家伙一点都不一样。复制体吗?”

“要是这么想,那就错的离谱了。”楚伊向后退一步“好好的来一次自我介绍,我,楚伊,印罪者,代表‘冷落’,而楚清是我力量分类出的一部分,你也知道她在逃出来之前一直被作为实验对象吧。”

“根据罪行的名称,你是那个小部分的力量。”白无常冲到楚伊面前“那究竟谁才是本体呢?”

楚伊一点也不慌,看着白无常近在眼前的脸,歪了下头,缓缓的吐出一个字“我。”

“呼呼——”楚伊瞬间被蓝色的火焰包裹住,白无常甩手带出一把黑镰。

“当啷。”头颅模样的冰块应声落下摔在地上成了冰渣。

“切,废话真多。”黑色的镰刀变成一坨黑色的流体沿着白无常的手往上爬。

“事情解决,回去睡觉。”白无常转身就走。

“嘻,差点就没命了呢。”白无常惊讶的回过头,冰雕旁站着的楚伊连点冻伤都没有。

“虚化?不对,我的火焰确实撞到你了,扭曲空间?那个冰雕怎么回事!”白无常的牙咬的滋滋作响。

“你对你的过去很感兴趣吧?”楚伊向白无常伸出一只手“如果想知道……”

白无常没等话说完就握了上去,接触的一刹那却什么也没握住,直接从楚伊的手穿过去了。

“要有点诚意哦。”楚伊笑着说。“你再考虑考虑吧。”边说着边往身后的阴影处退去。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哈……”白无常望着自己的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