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纯情先生 第6章 第十二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十二章

迟芸帆把校服挂回椅背,平淡无波的眸底泛起一丝说不出的冷意,没有了采访稿和发言稿,于她而言,基本没有什么影响,就是这被剪了两只袖子的校服……

肯定不能穿了。

眼见颁奖会开始时间一分一秒逼近,迟芸帆没有再继续耽搁,她关好门离开教室,从走廊望过去,身穿清一色春装校服的高三学生正以班级为单位在报告厅门口排队等待入场,以校长为首的学校领导也排成了一排,严阵以待。

他们前面,电视台的摄影记者正扛着摄影机拍摄。

迟芸帆不由得加快脚步,她从四楼下到二楼,在楼梯拐角处看到了许远航和他的同学,大家都去集合了,他们还在这儿不紧不慢,磨磨蹭蹭的。

其实别看大壮人还在这儿,其实一颗心早就飞到了报告厅,他听班主任说了,这回可以上电视呢,多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是?到时候播出了,他就指着电视,告诉丁女士说,你儿子上电视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丁女士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昨晚大壮兴奋得一夜没怎么睡,一大早起来就把自己从头到脚捯饬了一遍,运动鞋刷得干干净净,头发也打上了摩丝香波,凹好造型,他喜滋滋地对着镜子一遍遍检查,多精神的小伙子啊,肯定很上镜吧。

可惜他远哥对这种事一点都不感兴趣,不仅上学差点迟到,还跟没睡醒似的,眼皮耷拉着,呵欠连天,硬是拖到最后时刻才下楼,大壮还能怎么办,只能舍命陪这位大爷了。

不过看到迟芸帆,许远航倒是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似乎有些意外,眉峰微挑。

迟芸帆从他们旁边走过去。

“喂,”许远航喊住她,嗓音混着倦意的沙哑,质感略沉,“你校服呢?”

大壮这才留意到迟芸帆只穿了一条深蓝色校服裤,上身是一件羊绒衫和羽绒服,是啊,校服呢!她这个全市第一待会可是要上台领奖,并且作为三中学生代表发言并接受记者采访,受尽全场所有目光注视的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迟芸帆不想再浪费时间,脚步没停。

偏偏许远航不让她如愿,长腿一跨,轻松就越过她,挡住了她的去路,他后背靠着扶手,单脚虚抵着墙壁,明明摆出了一副不容拒绝的姿态,可语气却透着玩笑似的散漫:“不说不给走啊。”

大壮看得傻眼了,这这这……

虽然看不懂是什么走向,但他远哥在他女神面前气势一点都不输,还明显压了一大头的感觉,不明觉厉啊,他都有些想摇旗呐喊了。

几次交手下来,迟芸帆也大致知道了许远航的性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果她不回答,把她一直堵在楼梯间这种事,相信他能做得出来。

迟芸帆眸色平静地看着他:“校服坏了。”

许远航狭长的眼睛一敛,坏了?

迟芸帆向前一步,他下意识就把脚松开了,她继续往下走,掠过一缕熟悉的淡香,半晌后他才回过神,连忙追了下去,大壮见状,也拔腿就追。

追了几节楼梯,大壮硬生生地刹住了脚,鞋底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他捂着嘴巴,几乎将一双小眼睛睁大到了极限,马勒戈壁的,他看到了什么?!

大壮看到他远哥又把迟芸帆截住,然后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的校服,甩了两下递出去,可她似乎并不想接受他的好意,没有接,他也不生气,还勾唇笑了笑,直接把校服塞她怀里了。

一个大写的霸气。

这招高啊。

大壮目瞪口呆的同时,也对许远航佩服得五体投地,紧紧把握住一切机会英雄救美,虽然吧带有逼迫成分,但过程并不重要,他又心神荡漾地想到,穿同一件校服,这算不算是间接的……肌肤相亲了?

牛逼牛逼。

他默默地把这招记下了。

只是,大壮忘了一点,英雄救美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们两人踩着时间点赶到报告厅,还没进去呢,没穿校服的许远航就被陆主任逮住了,陆主任穿着黑色西装,吹胡子瞪眼睛地低吼道:“你!怎么回事,校服呢?”

平时不都表现好好的吗,怎么到了紧要关头就掉链子了呢?

许远航把时间掐得很准,知道陆主任最多训两分钟,干脆连借口都懒得找了,一副你随便骂我都照单全收的态度。

陆主任叉着腰,把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又罚了三千字检讨,才挥手让他们进去。

大壮委屈极了:“为什么我也要写检讨,明明穿校服了啊。”

许远航意味深长地说:“你是穿了,可陆主任没看到啊。”

大壮脑子转不过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没看到,他瞎了吗?

“字面意思。”

“哦。”不懂。

报告厅的位置早就安排好了,三个特长班主要集中在左区的角落位置。

肖颖站在过道上,东张西望,寻找某个身影,心里得意地想,迟芸帆此时肯定对着两篇丢失的稿子和那件无袖校服焦头烂额吧,其实她开始只想拿走稿子的,谁让迟芸帆的校服刚好就挂在椅子上呢,看来连天都在帮她。

一想到对方那副总是淡然自若,仿佛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态度肖颖就来气,不过,现在她心里的快意占了上风,这次迟芸帆总该淡定不了了吧,好好发挥哦,千万不要当着众多领导和记者的面出丑,一定会很难看的,三中也会跟着颜面尽失。

说不定你那位把你宠上天的爸爸,也会对你失望至极呢。

肖颖畅快地想着,突然感到身后袭来一股大力,她直接被推得一个踉跄,失去重心,狼狈地趴在地上,她立刻站起来,怒目相视:“没长眼睛啊,没看到前面有人吗?这么急是赶着……”

这不是隔壁音乐班的班花吗,挺漂亮一姑娘,怎么骂起人来这么凶呢?但毕竟错在自己,大壮弱弱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肖颖不屑搭理他,冷哼一声就坐下了。

大壮也在许远航旁边落座,摸着脑袋回忆,刚刚……是远哥在他后面推了一把,他才把人撞倒的吧?

不能吧。远哥虽然坏名在外,但平时对女生还算挺有风度的。肯定是他想多了。

人员就位,灯光和音响也调试完毕,主持人的开场白后,颁奖会议正式开始,首先是教育局领导讲话,接着是三中领导讲话,可能因为有媒体在场,领导们的讲话虽然满满都是套路,但相对精化了不少,很快,就轮到迟芸帆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了。

底下众人反应不一。作为台上和荣誉栏的常客,本校同学对她并不陌生,该鼓掌就鼓掌,该行注目礼就行注目礼,倒是坐在前几排的外校学生对这个全市第一的女生感到非常好奇,虽然他们已经提前看过她的照片,但托高科技的福,照片就等于照骗嘛,滤镜什么的一加,再随便P一P,最后变得亲妈都不认识。何况她作为三中的门面担当,对外公开的照片肯定是经过精修的……当然这些想法只限于他们看到迟芸帆真人前。

默了,佛了,打扰了。

相比真人,照片还是有所收敛的,甚至都没拍出她一半的美。

校服宽大,更说不上有什么款式,她偏偏以落落大方的仪态把它撑了起来,雪肤樱唇,眉眼精致,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间都充满了美感,简直就像从画里

走出来的一样。

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要用才华来碾压他们。

声音也好听得过分,就像山间汩汩而流的泉水,清澈干净,这无疑是一场视觉和听觉的盛宴。

角落里,大壮凑过去,肩膀碰了碰许远航的:“远哥,这检讨罚得值啊。”

许远航没说什么,他看着台上站在最耀眼那处的女孩子,表情不清不淡的,深邃眸底却不易察觉地划过一丝笑意。

她把他的校服穿得不错。

坐他们前排的肖颖反应最为激烈,她不敢置信地鼓着眼睛,目眦欲裂,眼珠子险些都快掉下来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迟芸帆穿的校服,两只袖子都还在,而且她手上并没有稿子,完全脱稿发言,自然又流利。

肖颖接受不了计划的再一次失败,又顾忌着地点不合适,只能自己隐忍着,额角上、脖颈间的青筋暴露无遗。

一直到迟芸帆发言完毕,进入颁奖环节,肖颖仍处于高亢情绪中,这时镜头刚好对过来,将她略显狰狞的面容收了进去,同时,她后面坐姿笔挺,微微垂首的许远航,露出一口大白牙,比着剪刀手的大壮也出现在了画面里。

主持人念出一等奖的名单,文科获奖者迟芸帆,理科获奖者有两位,分别是高彦辰和八中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微胖男生,高彦辰面带微笑站在迟芸帆旁边:“恭喜了。”

“同喜。”

主持人开始隆重介绍三位颁奖人,高彦辰配合着摄影机,调整站姿和表情,目光不经意往底下扫去,一片白色里,角落一抹显眼的黑色生硬地跳了出来,定睛一看,又是体育班的许远航,他没穿校服,上身只有一件黑色短T恤,显得异类又扎眼。

平时逃课打架闹事也就罢了,这么重要又严肃的场合,他居然一点也不知收敛,真是丢尽了学校的颜面,高彦辰忍不住轻声和迟芸帆提起这件事:“三中的风气就是被他们这些人搞坏的……”

迟芸帆微低头,闻到校服衣领散发的气息,陌生中透着隐约的熟悉,像柠檬混着阳光暴晒后的青草的味道,清冽又干爽。

其实,肖颖这次玩的不过也是拙劣天真,估计如今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屑玩的把戏,真以为把稿子偷走,把校服袖子剪掉,就能杀她个措手不及?

且不说稿子内容她早已了然于心,就单说校服,她也有很多办法能解决危机。

在她上台前还有领导讲话,不管她是打电话让佣人从家里送一套校服过来,或者去找师妹借,又或者,直接去学校总务后勤部买一件新的,时间都绰绰有余,顶多就是添了点麻烦。

可谁能想到,某人竟然以德报怨,硬是逼她收下了他的校服。

她的危机解除,他则是成了众矢之的。

迟芸帆看着台下唯一的那抹黑色,喃喃道:“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都是表面的东西。”

高彦辰听不懂她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什么?”

“没什么。”

迟芸帆垂下密长的睫毛,遮得住眼底深处的笑意,遮不住微微弯起来的唇角。

颁奖结束后,迟芸帆和其他人一起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对记者的提问,她应答得游刃有余,毫不怯场,摄影师私心地给了她很多特写镜头。

直到十二点,迟芸帆终于得以脱身,她换回自己的羽绒外套,背着包走出校门,就接到爸爸的电话。

迟行健问了她关于颁奖会的事,迟芸帆柔声回答还挺顺利,接着欲言又止:“只是……出了点小意外。”

“什么意外?”

她简单清楚地把稿子被偷、校服被剪的事说了出来。

迟行健听了顿时火冒三丈,声音都尖锐不少:“真是岂有此理!小小年纪心理就这么阴暗,长大了那还不得杀人放火去?呵呵,我倒要看看是谁养出来的小畜生,竟这么不长眼地欺负到我迟某人女儿的头上……”

他一口气骂了一分钟还不停:“帆帆,你跟爸爸说说,那欠收拾的小畜生叫什么名字?”

迟芸帆望着前面的十字路口,红灯跳到了绿灯,她缓缓说出两个字:“肖颖。”

“谁?”

“三中音乐特长班的肖颖。”

那端短暂地沉默了几秒后:“帆帆,你安心学习,这件事爸爸会解决。”

迟芸帆乖巧地说:“好的,爸爸。”

有的时候,如果要解决问题,又不想惹一身腥,不妨考虑去借一把最权威最锋利的刀,将问题干净利落地解决掉,还可以借此敲打那把刀,凡事适可而止。

一举两得。

通话结束,迟芸帆收好手机,一道影子从斜后方逼近,几乎和她的影子有了大半的重叠,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左肩被人轻拍了拍,看过去时,没有人,她又转过头。

许远航正站在她右边,单手插着裤兜,直勾勾地盯着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