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札记 第六十七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黄越琦还没有到,年届七旬的夏福佑在999雅间沙发上端坐着,颇像一具表情凝固的木乃伊。夏福佑天生一副漠无表情的桂皮脸,有人说他喜怒不形于色,也有人说是冷血薄情。早年夏科长出差,身架笔挺的蓝毛料中山装,常弄得招待所服务员心生敬畏,尊称他为首长。夏福佑一路从四道河跨到二道河,再调任北方学校后勤科长,官职越重要,话语反倒越少。沉默寡言的夏福佑让人感到高深莫测,就像北方学校食堂的包子,外皮裹得越厚,越不至于开口露馅。

后来,北方学校升格为北方联合学院。而夏福佑所在的后勤科衍生出总务处、学生处、舍务处、企业处,同时增设许多正副处长。老官油子夏福佑当了半辈子科长,临近退休终于被提拔为学生处副处长,分管校服事宜。

这几年学院扩招,夏福佑眼看年轻教师都个个肥得冒油,直急得口中生津。退休在家的夏福佑回学院主动请缨,一心发挥余热,要将育人种子撒播到二道河矿区去。

已经下午五点了,孔尚志忽然接到三道河中心校校长余明泽电话。余明泽电话里说,刘比克回来了,五点半在三鲜楼555包间吃饭——他也是刚收到消息,正从三道河往回赶——别问了,都是同学。”请客的规矩是,提前一天预约是真心请你,提前半天约你是作陪,上菜后叫你准保是凑数的。虽然孔尚志心存疑窦,但因为刘比克又分别多年,又是余明泽电话,就爽快地答应了。

同学会就像一个大圈套着几个小圈儿,分隔多年依旧各玩各的。偶有交集,只要孔尚志一提酒,高强就唠嗑,一夹菜孙旭波就转桌,压根不给他刷存在感的机会,权当是贵圈的阑尾,或者一股讨嫌的凉风。

小人物置身大圈子就像酒桌上的配菜,有你五八,没你四十,除去四肢僵麻的记忆,还落有对friendwithbenefit艳羡的份。每每都是一脸横肉的孙旭波护送红颜知己消逝于夜幕里,弥补青春缺憾去了。其余一众小人物站江鱼馆台阶眼睁睁看着,纷纷打开酱醋坛子,惊讶这股闷骚竟然隐匿这么久。其实,别的均不重要,“势位富厚”才是女人最给力的**。不过,吃不到的葡萄也许真的酸,捞不着的未必好!

“人生世上,势位富厚,盖可忽乎哉?”大纵横家苏秦尚且一叹千古,而小白人孔尚志在“势位富厚”面前,当然惨白无力。孔尚志没章程没能水,既没有高强夫妇的底儿,也做不了那样的人,就只能眼看着人家越有越有。

如今,孙旭波、高强已经往堆积骨头的酒桌上晒私家车钥匙喽。“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你算什么东西!”阿Q的精神胜利法根本不适用,因为孔尚志家世代中农。

“瞧啊,简单的人多快乐!设备先进不等于人先进,固话是身份的象征,坐11线有益环保。”这些话也统然顶不上劲。因为,无论堂吉诃德的骑士精神多高贵,可瘦马毕竟敌不过BM,理想还需面包来支撑。

此时涉及“释易老庄”尚早,而补钙的语录总是有,例如:“无论你活成什么样子,背地里都会有人对你说三道四,不申辩不计较一笑了之,其实就是最好的蔑视。”

“这世界上除了生命,其实没什么东西让你迷失自己,学会笑着承受,笑着说:没什么了不起!”

“你讨厌自己不合群的样子,却忘了自己与众不同有多迷人——当你活成了别人不敢活的样子,你就冒犯了他们装模作样的人生。”

不过,孙旭波、高强顶算山寨的李鬼,混在煤碳里的煤矸石,可人家至少实现了人类原始欲望,表面上还混得不错。

江鱼馆555包间坐了一圈客人,那个剃圆寸的不是保安公司经理孙旭波么?刘比克的宿敌高强竟然也来了。孔尚志没有寻见刘比克、余明泽,乍以为走错了房间,就猛听到背后刘比克叫他。

神采奕奕的刘比克肩披乌亮的中款裘皮,胸前搭着紫罗兰围巾,由余明泽与胡红枫陪着从999雅间出来。三个人寒暄过,孔尚志方才知道,今晚由高强夫妇做东,刘比克主宾,余明泽当主陪,而他临时被刘比克点的名。

胡红枫身裹银光眩眩的玄狐,给555包间带进一团软暖熏风,她按个为刘比克介绍在座客人。除了高强、孙旭波,这些人统是刘比克的叔伯同学{邻班同学、上下级同学},大小都有职务,地震台、屠宰办、杀鸡办(禽流感防治办)等等。精明的胡红枫从来不会浪费人情,她眼看高强的官儿即将练成,这回无非招待兼校阅实力的意思。胡红枫写满双腮的相思已然不见了,身材圆滚依旧,却显得光彩照人。一白遮三丑,一富遮所有,胡红枫的人造双眼皮略显下垂,但白皙的皮肤和珠宝首饰却补足了贵气。

当下二道河盛传猪蓝耳病,大转桌摆满了热气腾腾的呼伦贝尔牛羊肉。“啪啪——”高强举手击掌,示意胡红枫讲话。粉面含春的胡红枫尖着嗓道:“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再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老班长——余明泽同学已经升任二道河四中校长了(副局级)煤炭局已经下文了,通知我都看到了——试用期一年。”胡红枫无愧为人事局长的女儿,连人事任免文号都差点背出来,她忽而感慨道:“唉——你们有职务了,看我家高强还在原地踏步。”余明泽听胡红枫摆明抛砖引玉的意思,就接茬道:“高强是副科级后备,马上——我刚到副科,在座有许多科级干部,旭波局长助理才是咱们的带头大哥。神情亢奋的胡红枫正中下怀,不由颠颤着嗓道:“明泽,你这是一步一个脚印——下面,请我们的老班长余明泽同学致祝酒辞!”

余明泽站起身道:“既然大家认我这个班长,那我就做回酒长——这些年,我在三道河糊弄小孩,学问没长,但酒龄长了。我刚去三道河的时候,一人担两门课,也不感觉累——做校长却力不从心,上上下下,方方面面都要打交道。世上最难的是什么?人际关系!感情靠啥维系?就这个!”

余明泽说着接过高强启开的一瓶60度极品闷倒驴,朗声道:“刘比克同学荣归故里,咱们宁可全军覆没,也要尽兴而归,一定要喝得醉尔嘛哈的——今儿个,既不是水浒,也不是红楼,而叫呼伦贝尔喝法——哥们,看着啊——酒瓶传到谁,谁就满饮一杯————我先来,看着啊!”余明泽捉起一只五钱的牛眼珠子(青瓷酒盅),独自斟满一盅,举起来一饮而尽,再把酒盅“唰”地扣到瓶口,一并递给右首主宾刘比克。

刘比克昂首高坐,雪白的衬衣外套西装背心,就像一只信心满满的金孔雀,他接过酒瓶,斟满一盅低语道:“清香酒深入喉”刘比克说罢屏气凝神,轻捻酒盅一饮而尽,也将酒盅脆脆罩在瓶口,在“啧啧”一片咂舌声中将酒瓶传下去。神采飞扬的刘比克讲道:“俄国人喝烈酒,65度冰镇伏特加,就着面包鱼子酱——几根酸黄瓜也行,一杯杯喝下去,感觉就像冰雪上升腾起一团团烈焰。”谈笑风生的刘比克刚在东欧过完圣诞,酒嗑里除去圣索菲亚大教堂前的圣诞树、烤鸡肉,便是澳洲珊瑚海、亚马逊生态游,足以让游历短浅的新马泰之流接不上话茬。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